碎念、以及隨寫。

【PH/文布】Christmas

列貝尤迎來了一個冷冽的冬天。
雪降在每個角落每條枝枒上,純白覆蓋了整個城市。小販不再在天未亮時到街道上準備叫賣,婦人們也不再買菜時相互交談——她們大多用厚重的披肩遮住暴露於外的皮膚,低著頭挑揀晚餐要用的蔬菜,期盼能趕快結束這個行程然後回到有著溫暖爐火的室內。
凜冽的寒風吹過,雪不知何時又自天空飄下,緩緩地、如同鵝毛一般的雪。街上的行人打起傘來,喃喃抱怨這個難熬的冬天。札克席茲.布雷克拉上斗篷的帽子,無聲地走在積雪未融的石板路上,像一隻悄聲無息的貓。
潘朵拉總部並沒有點亮所有的燈,大概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回家去過聖誕了——或許整棟宅第內只剩下雷姆先生。布雷克一邊推開厚重的木門一邊想著,等等也許能向他要點蛋糕。
畢竟是聖誕節嘛。
布雷克咬著已經融成原先體積二分之一的糖,漫不經心地踏上柔軟的地毯。
樓梯上的房間傳來細微的聲響,像是有人轉動門把。潘朵拉最強的契約者手輕輕地握上了從不離身的杖。
門開了。
文森特因剛睡醒而有些朦朧的視線對上那一隻和他同色的眼眸,他滿帶笑意地開口:「帽子先生?」
哎呀,總覺得聞到一股陰溝老鼠的味道,原來是您啊,文森特大人。布雷克說,臉上堆滿了虛假的笑容。
一點都不像很久以前那個滿面陰鬱的人。文森特不禁這樣想著,一點都不像那個雪天,滿面痛苦的、擁有紅色眼眸的男人。
他曾經覺得他們很相似,都為了重要的人犧牲他人;但這之中又有著某處決定性的不同——這讓那人成為現在的札克席茲,而自己依舊是過去的文森特。
是什麼呢?
文森特不禁輕笑起來,沒了逗弄或激怒對方的慾望。
「聖誕快樂,帽子先生。」他對著立於階梯之下的布雷克輕聲地說,沒有注視那張微微發愣的臉,逕自走向大門。
「……聖誕快樂,文森特大人。」
雪花落在文森特黑色的衣領上,然後消融……他們都難得地露出了柔軟的微笑。


——那一定是、不再將「為了某人」作為藉口。



--
天啊第一次寫PH希望沒有崩的很厲害TT
總之好喜歡布雷克嗚嗚嗚嗚布雷克(好吵)
雖然漫畫裡沒有說文森特到底記不記得第一次(第二次?)見面的那個雪天,不過私心設定是記得的!
話說布雷克說最後那一句話的表情超級溫柔,好喜歡TOT,肯定是也有再擔心文森特的吧(腦補乙)

2016/02/03
為什麼已經2016了啊囧…

评论(8)
热度(18)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