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BTS/旻國】雙向道

「柾國啊,我們接下來去坐那個吧?」
田柾國仍專注於拍攝,或許在思考構圖,又或者在煩惱運鏡。只要他認真地做某件事就會習慣性忽略周遭的事,朴智旻對這件事瞭若指掌,而他對於如何拉回田柾國注意力同樣熟悉。
「呀哥!」田柾國抬頭看做出奇怪表情的朴智旻,抱怨的語氣卻掩蓋不住濃濃地笑意,「不要再那樣做了!」
他低下頭檢查影片,鏡頭果然因為他大笑時的震動而糊成一片,「哥你說有多少段因為你所以搞砸啦?」
「沒關係,反正我們柾國也拍了很多風景吧?到時候和ARMY們分享吧,自拍照哥這裡多著呢。」他拉過田柾國,朝咖啡杯走去,又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問「會幫哥刪掉吧,那些影片?」
「哼。」田柾國不回答,賭氣似的抓了下朴智旻帶在頭上的米...

【BTS/旻國】關於愛

那天活動結束後下雪了。
凌晨兩點的首爾,朴智旻和田柾國說要出去走走,隔天沒有行程,於是金南俊沒有攔,只讓他們路上小心、早點回家。其餘成員魚貫登上保姆車,閔玧其老早便靠著窗呼呼大睡,金碩珍問金南俊等會兒要不要吃點宵夜,他很久沒下廚了,今日難得來了點興致。
而站在路上的兩人看著車彎過路口,消失在視線之中,「走吧?」朴智旻問道,田柾國隨意地應答,兩人自然地牽起手。
街上沒有人,也沒有幾間店開著,樓房的燈早已熄滅,繁華的城市彷彿只剩他們二人,細雪自空中飄降,一片落在朴智旻的羽絨衣上化成了水漬,另一片則輕緩地觸上田柾國的手背。
「啊,雪。」田柾國說,釜山不常下雪,他們兩人第一次看到雪景都是在首爾,彼時已經成為練...

【BTS/旻國】因為是你

「柾國在我們面前才不是這樣的呢。」朴智旻笑著說道,那雙眼正溫柔地瞇著。他似乎只是想調侃隊內的老么,卻不知道在外人耳裡這樣的話帶有一絲炫耀的成分——他在我們面前是不一樣的,我們是特殊的。

或許真的是不一樣的,獨自一人的田柾國有些拘謹,他微微地笑著,看得出來有些不自在,他較平常考慮的更多——像是不忘給前輩帶杯咖啡——而談論的煩惱更彰顯出他的成熟。

但又有些地方是一模一樣的,比如做完運動後閃閃發亮的雙眼,吃飯時開心的笑容。

他的笑容是真心還是習慣性的其實很好分辨,這件事其實對於他人來說有點難解,畢竟那是個年少出道,經歷各式採訪和舞台的人,那麼一個萬眾矚目的職業,那樣只能在人前光鮮亮麗的職業,這...

【BTS/旻國】噓

朴智旻是個很溫柔的人。

比如在騎越野車時提醒玩起來時常忘記安全的弟弟騎慢一些、比如幫閔玧其包裝生日禮物到半夜……比如當田柾國在車上仰著頭睡得天昏地暗時將他好好安置在自己的肩上。

「也不帶個頸枕……」他輕輕地拍了拍田柾國的臉頰,而後者仍舊沉沉地睡著,除了本身就難以吵醒外,或許也是累壞了,視線掃過田柾國的黑眼圈,他想。

平常那孩子總是一副精力旺盛的樣子,總是說著不會累不會累,從不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這樣的習慣令他們這些哥哥無奈且擔心。而作為老么的柾國也只有在睡著時會顯現疲態,每當這種時候,朴智旻都會想著,對他再溫柔一點吧。

再溫柔一點。

從15歲到20...

【ES/司レオ】以你為名

夕色透過玻璃窗,溫柔地射入練習室,鋪上滿地金黃。


「啊,很好很好,再轉一個圈?」月永レオ反坐在椅子上,雙手抓著椅背,「就是這樣!做得很好嘛!」他用力鼓掌,卻因此差點重心不穩地摔下椅子,朱櫻司驚嚇地伸出手想要扶住他,對方卻又搖搖晃晃地恢復了平衡。

「就算很久沒練習了,這點小難度我還是不會跌倒的。」レオ得意地笑了起來,「スオ太小看我了啦。」

「這並不是小不小看的問題。」朱櫻司皺著眉,「這樣是很dangerous的,萬一leader受傷了怎麼辦。」

對方並沒有理會他的擔心,只是自顧自地哼起了不知名的旋律,那是一段緩慢又輕柔的音符,月永レオ微瞇著雙眸,細小塵埃在光束中飄移,而他整個人就像...

【文アル】日常

*自家司書有 

*無cp

*男司書


手指輕滑過書背,年輕的司書垂下眼簾,半晌又分神望向一旁書几上擺放的各式墨水。

他想了想,終於停下在書櫃前不斷徘迴的腳步,抽出了一本書後便坐回椅子上。

「司書先生,我進來啦。」司書室的木門隨著一聲爽朗的招呼而敞開,緩步走進的是志賀直哉。這位白樺派的文豪是除了政府派遣協助他的織田作之助外,由早川夏彥親手轉世的第一個人,其不拘小節的個性體現在除了小說之外的各方面,像是現下連門都不敲便擅自闖入這點。

然而煉金術士雖然自身恪守禮儀,但從不苛刻的要求他人,於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微微地對藍髮男子點了下頭,而後開口,「武器用的習慣嗎?」

「啊?...

【PH/文布】Christmas

列貝尤迎來了一個冷冽的冬天。
雪降在每個角落每條枝枒上,純白覆蓋了整個城市。小販不再在天未亮時到街道上準備叫賣,婦人們也不再買菜時相互交談——她們大多用厚重的披肩遮住暴露於外的皮膚,低著頭挑揀晚餐要用的蔬菜,期盼能趕快結束這個行程然後回到有著溫暖爐火的室內。
凜冽的寒風吹過,雪不知何時又自天空飄下,緩緩地、如同鵝毛一般的雪。街上的行人打起傘來,喃喃抱怨這個難熬的冬天。札克席茲.布雷克拉上斗篷的帽子,無聲地走在積雪未融的石板路上,像一隻悄聲無息的貓。
潘朵拉總部並沒有點亮所有的燈,大概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回家去過聖誕了——或許整棟宅第內只剩下雷姆先生。布雷克一邊推開厚重的木門一邊想著,等等也許能向他要點...

春雪(沖田組)

*清安安清無差 


幾片雪花自天空緩緩飄落,覆蓋在枯枝之上,凜冽的空氣侵入室內,正在整裝的加州清光搓了搓手臂,低聲抱怨這寒冷的天氣。
「以前都沒這麼冷。」他拉了拉圍巾,試圖抵擋刺骨寒意。
「以前你有感覺嗎。」安定披上羽織,率先拉開拉門,陡然吹進的風又使得加州清光打了個噴嚏,寶藍雙眸的刀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這混帳!笑什麼!」加州清光瞪了掩嘴偷笑的大和守安定一眼,「不准笑——哈啾!」
大和守安定笑得更歡,加州清光揉揉鼻子,決定不理會那人。
地面的積雪不算厚,但鞋靴仍有部分會陷入其中,冰雪觸及肌膚而後融化,安定撐起紙傘,對著正在呼氣的清光微笑。
「不進來嗎?」
「啊?」加州清光赫然發現他沒準備傘,這才匆匆忙...

【刀劍亂舞/鶴一期】春意

大片垂柳落在池子上,晃盪出一片綠色水光。孟春時節的蓮花也含苞待放,有幾朵甚至早已巍巍顫顫地張開它粉嫩的花瓣。
一期一振才剛將受傷的亂藤四郎送進手入室,仔細地講述應該注意的地方,出來時又碰上直盯著樹看的秋田藤四郎——他的球拋到樹上,取不下來——不等弟弟開口,他便爬上樹梢將那棵帶有可愛花色的皮球拿了下來。
「謝謝一哥。」秋田藤四郎抱著球慎重地道謝,一期一振輕拍了他的頭,讓他趕緊去玩。
審神者半躺在走廊上毫無形象的翻閱書籍,在他路過時漫不經心地打了聲招呼。
沒有出戰的日子可是很難得的,可別浪費了啊。審神者一邊這樣說,一邊閉上眼,說是要睡個美好的午覺。
他這才注意到今天的陽光正好,和煦的春風為四周的空氣添了些慵...

生日快樂(そらまふ)

そらる停下手中滑鼠的操作,在看見まふまふ第三次經過窗下時,終於忍不住打開窗盯著下方的身影。
「我說,鄰居先生要叫警察囉?」
「等等等等!才不是什麼可疑的人物呢!」まふまふ慌亂的揮了揮手,抬頭瞥見そらる滿是笑意的眼眸愣了愣,隨後才反應過來的鼓起雙頰,「そらるさん——!」
「真蠢。」他頓了頓,看著像隻炸毛的毛一般的まふまふ,「不過、如果你在繼續這麼下去的話鄰居先生可能會來真的也說不定喔。」
已是初冬的現下雖仍有些許陽光,但溫度卻依舊很低,まふまふ圍著格紋圍巾在樓下不安晃動的樣子像是隻企鵝。そらる暗自覺得好笑,而他也沒打算要忍,就這樣趴在窗口笑了起來。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拉長音節喊著...

1 / 4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