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四季(そらまふ)

【秋】

腳踩上乾枯樹葉時會發出嚓嚓的聲音,夏天時還有著茂密枝葉的小葉欖仁開始變得稀疏,偶爾還能聞到後花園的桂香隨著涼爽秋風飄進教室內。有時候會忍不住懷疑的夏秋交界就在這樣愈發涼快的天氣中像水彩被渲染開般模糊不清。
まふまふ踩過掉落在地面的細小樹枝,軟布鞋底接觸到的地面凹凸不平。彎過巨大榕樹後是學校的花園,平時人滿為患的地方現在則因為榕樹果實掉落滿地的關係而少了許多人。他跳過一粒一粒的果實,最後在石椅上坐了下來。
一年前他剛升高一的時候也是和そらる來這裡吃午餐,那時候還帶著初升高中的興奮感。與國中不同的灰色長褲、不同的教室樓層、不同的座位……有一種更接近そらるさん的感覺。
那時他捧著從合作社買回來的烤番薯啃著,而そらる只是叼著一片吐司一臉懶散的坐在椅子上。中午的操場空無一人,和下課時間形成極大的反差。
「そらるさん只吃一片吐司會餓的吧,為什麼不吃餐廳的東西呢?」
「很噁心啊。」
「也是呢。」他晃了晃腳回答道,然後拿起手機無聊的滑了起來。「今年我也是そらるさん的直屬喔,請多多指教了。」
そらる哼了一聲,將最後一小角的吐司塞進嘴巴裡,然後叫了他的名字。
什麼事?他抬起頭,然後看見そらる的臉與他的距離近到誇張。
--
まふまふ將番薯捧在手心上,溫熱感自掌心開始蔓延,他朝手裡的金黃色物體吹了幾口氣,「そらるさん今天不是吃吐司呢。」他將雙腿彎曲後縮到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吃著番薯,一邊把玩著掉在褲管上的楓葉。
「昨天也不是吐司。」そらる做了毫無意義的反駁,「你才是為什麼又吃番薯。」
「今天不是到合作社買的喔,是和天月くん用楓葉和考卷一起烤出來的,そらるさん要吃一口嗎?」まふまふ笑的開心,將沒有咬過的另一邊推到そらる面前,得意的將他用考卷烤番薯的事說出來,像是這樣做根本沒錯一樣。
そらる一口咬下,然後慢吞吞的吐出一句還不錯。
「是吧是吧!」他笑瞇了雙眸,又咬了一口番薯,「そらるさん如果喜歡的話下次我們一起去烤吧!」
那人懶懶的應了聲,用手拉了拉まふまふ的臉頰,柔軟的觸感驅使他捏了好幾次才放手,而まふまふ則是發出含糊不清的哀號聲。
「そらるさん真是過分。」まふまふ鼓著臉頰說著,比起生氣倒不如說是鬧彆扭的臉,「哪有人不說一聲就亂捏的啊——」
「意思是說一聲就可以捏?」
「才不是!」
「欸まふまふ。」
「什麼事?」他抬起頭,然後雙唇的距離變為零。


--
我老是忘記我的標題是怎麼打的(躺好
騙更。

评论(11)
热度(28)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