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ES/司レオ】以你為名

夕色透過玻璃窗,溫柔地射入練習室,鋪上滿地金黃。


「啊,很好很好,再轉一個圈?」月永レオ反坐在椅子上,雙手抓著椅背,「就是這樣!做得很好嘛!」他用力鼓掌,卻因此差點重心不穩地摔下椅子,朱櫻司驚嚇地伸出手想要扶住他,對方卻又搖搖晃晃地恢復了平衡。

「就算很久沒練習了,這點小難度我還是不會跌倒的。」レオ得意地笑了起來,「スオ太小看我了啦。」

「這並不是小不小看的問題。」朱櫻司皺著眉,「這樣是很dangerous的,萬一leader受傷了怎麼辦。」

對方並沒有理會他的擔心,只是自顧自地哼起了不知名的旋律,那是一段緩慢又輕柔的音符,月永レオ微瞇著雙眸,細小塵埃在光束中飄移,而他整個人就像是被鍍了一層金邊,閃閃發亮。

朱櫻司停下未完的話語——一部分是因為對方此時大概什麼也聽不進去,另一部份則是他也不願打斷月永レオ——專注地聆聽這段即興的旋律,這個人真是不愧天才之名,他這樣想著。而那人在幾秒鐘後結束了哼唱,難得的沒有高喊Inspiration,然後在練習室中到處塗鴉,只是拿起筆記本寫下一串小小音符。他疑惑地詢問,而對方眨了眨眼,告訴他這是一首需要更加小心對待的曲子。

是怎樣的曲子呢。


他在練習的空檔總是會忍不住猜想,偶爾試圖解讀月永レオ隨意塗在牆面的旋律,卻再沒看過——也有可能是不小心漏掉,畢竟leader的作品實在太多了。但是真的非常想再聽一次。他懊惱地想,卻又因某種不知名的彆扭而不願向レオ開口。

於是他變本加厲的在每次練習時間尋找消失的國王大人,導致後者吃不消地抱怨:「最近能在妄想降臨時能夠立刻記下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啦,スオ真是的,不要老是叫我練習啊。」

他甚至還來不及開口,就聽見瀨名泉惡狠狠地抱怨了月永レオ一頓。瀨名學長真是可靠啊,朱櫻司這樣想著,鳴上嵐卻在此時轉過頭來對他眨了眨眼,小聲地說。「司ちゃん也是喔,練習要專心點,不要老是偷看國王大人嘛。」

「並沒有這回事!」他反駁,音量卻沒有控制得當,導致整個練習室都聽得見他的聲音,泉挑了挑眉,而正在補眠的凜月看了他一眼,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月永レオ雖然一臉狀況外,卻也沒有發出疑問,大概是由著妄想填補一切。

真是的,這也是leader害的。他默默將這筆帳一起算到月永レオ頭上。

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那首歌呢?朱櫻司思考著,或許單純是因為那是段悅耳的旋律,又或許是因為那時レオ的表情太過溫柔。



第二次聽到相同旋律是經過音樂教室時。

鋼琴的聲音穿透牆壁而顯得有些模糊,但他還是一下就認了出來,曲子已經趨於完整,他站在窗邊,悄悄地看著月永レオ敲擊鍵盤,然後在樂譜上填上幾個新的音符。

像是夕陽一般地旋律,不是正午太陽那般燦爛炎熱、亦不同於黑夜般冷寂,是非常恰好的溫度,柔和且溫暖。

就如同此刻。

レオ似乎已經修改好樂譜,他坐定,清脆琴音自指尖流瀉,連結成美好樂章。

朱櫻司沒有回過神來,直到月永レオ發現他,打開窗戶對他笑著。

「怎麼樣,不愧是天才做的曲子,絕對是世界的瑰寶對吧。」

「是的,marvelous,太好聽了。」司認真地說,「請問leader,這首歌的名字是什麼呢?」

「スオ。」

「是?」

「這首歌的名字叫スオ。」レオ說,「怎麼樣,非常棒吧。」

是世界的瑰寶吧?

评论
热度(16)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