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四季(そらまふ)

【夏】
從不在意變成在意好像是很短暫的瞬間,就像只過了短短一秒後他的生活就全被那人占滿。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從知道まふまふ這個人的存在開始到現在也過了幾乎一年。然而時間這樣的東西就像握在手中的細砂不斷流逝,そらる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まふまふ也從身穿國中部的深藍短褲變成了象徵高中生的淺灰長褲。
一樣是盛夏的季節,一樣靠窗的位置。他回想起高一看見まふまふ頂著一頭顯眼白髮從窗邊跑過去時他還問了スズム知不知道那傢伙是誰。
「你說抱著晴天娃娃的那個學弟嗎?是まふまふ喔。似乎是你的學弟,學號尾數是一樣的呢。」スズム轉著原子筆,喀喀聲規律的響起,大概是筆蓋撞到桌子的聲音吧,「怎麼了?」
「只是想知道明明是國中生卻還抱著娃娃又有一頭囂張白髮的傢伙是誰而已。」他假裝不感興趣的趴下,「下課了再叫我。」
在他睡著前只聽到スズム意義不明的笑聲。

夏季的雷陣雨總是來的令人不知所措。
そらる甩了甩手中那把透明傘,雨滴順著傘尖滑下、最後在地板上積成小小水窪。紫陽花瓣上粒粒分明的水珠因折射的關係而帶了點彩虹色彩,他將即便撐傘也被沾濕的瀏海撥到一旁,然後看著廊外一片漆黑的天空還有不絕於耳的雷聲。
還要再過一會兒才會停呢。他想,一邊把從導師室借來的傘捲成一束,濕透的步鞋鞋底在走廊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淺淺腳印。
有人因為沒有帶傘而淋成落湯雞呢。そらる晃著書包,看著遠方的白點逐漸放大,細看之後發現是國中部的學弟抱著書包在雨中狂奔,襯衫早就被雨水淋的濕而透明,小腿也被地上的水坑濺的帶有小小黑點。
白髮……?他覺得有點既視感,但在他根本還沒想起來的時候那個學弟就衝進了長廊,還被突起的地面絆個狗吃屎。
「啊,まふまふ。」そらる在那人跌倒在地時突然想起之前數學課時從窗邊跑過的白髮少年,還有スズム帶著笑意說出的那個名字。於是他站到趴在地面那人的前方,勾起惡意的歪斜微笑,「我的直屬學弟、對吧?」
「咦耶?」まふまふ抬起頭,沒有想到要爬起來這件事,只是呆呆的重覆著直屬學弟這四個字,隨後反應過來、不趕置信的大叫著そらる的名字。
這是他們第一次交集。

所以說時間簡直快的不可思議。そらる學スズム的動作將筆弄的喀喀作響,一邊看著樓下白髮少年和他同學走過操場的身影。
第二年的盛夏,他們交往的第六個月。


--
呃那個,如果有人的話好久不見> <
最近各種忙著弄該死的小論文,如果一篇就算了,偏偏各科老師都出了這作業(吐)
不發牢騷了,這篇之後還有兩篇,和上一篇「春」是同個系列,不過不連貫著看也完全沒有問題。
大家辛苦了,謝謝大家!

评论(5)
热度(17)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