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4

※此章含少量喻黃


黃少天將神域系統打開來瀏覽了下訊息,檢查完後便放鬆的躺靠在椅背上。他將軍服的扣子解開了一顆,看上去更隨性了些。
「沒軍團任務了?」
「沒了。」黃少天有點恍神的看著天花板,隨即回過神來,「唉團長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我都沒看見,怎麼了要一起吃晚餐嗎我先說了我可不吃那秋甚麼葵的食物話說今天不知道有沒有湯麵呢。」
「挑食是不好的。」喻文州笑了笑,取下軍帽後將椅子拉開坐了下來,「沒有就好。隔幾天各大軍區有個會議,參謀長隨意參加,看你要留守基地還是跟我一起去。」
「自然是一起去。」他沒有猶豫的回答,「基地就留給于鋒吧,會議主題是什麼來著,該不會又是無聊死人的環境災害問題吧?」
自從新的世紀到來,天災也逐漸變多。不是狂風暴雨水患便是乾旱,連颶風的威力都增強了許多,聯盟為了應變此事還特地請了專業人士製作簡報講解,雖然這種會議基本上除了張新杰也沒有人會認真筆記。
「好像是關於異型突變率異常升高的問題。」喻文州傳了幾個檔案給黃少天,「先這樣吧,我們去吃飯。」
黃少天蹦跳著起身,喻文州順手壓下他一根彎翹的頭髮。

--

韓文清看著前方的身影,葉修還是那個姿勢回頭看著他。
「老韓你再不過來我要走了,哥脖子痠。」葉修說。
韓文清額角跳了兩下,他忍住把葉修的脖子掐住轉回去的慾望走了過去,還順手接過了一個袋子。
「哎呀老韓你真是新好男人,都可以嫁了是不。
「閉嘴。」
葉修呵呵地笑了幾聲,街燈逐漸亮了起來,兩人的影子拖的長長的,一旁小男孩咬著棒棒糖跑了過去,他的媽媽在後面著急地大喊。
「風景不錯吧?」葉修側過身來閃過男孩,舉起手來指了指一旁掛著人造光源的街燈,銀白色的類金屬和玻璃內不斷跳動的能量球散發著光暈,雕花裝飾的影子映照在地面,好似朵朵盛開的花,「怎麼樣,像不像那個……陽光?」
「太陽。」韓文清糾正他,「陽光是它散發的光。」
「好,太陽。」葉修不甚在意的揮揮手,他從來沒有把歷史課本好好地讀過一次,太陽這種只會出現在歷史課本上的東西他自然也記不清名字,「哥從來記不得那個大火球叫什麼名字,反正也沒必要記。」
「那你為什麼記得月亮?」
韓文清問,他記得以前某個日子聯盟還會特地舉辦個烤肉會,大家聚在一起玩鬧,葉修還總是逗著黃少天說要賞月。
「和月亮有關的日子有東西吃,」葉修聳肩,「但是沒有和太陽有關的日子。」
……不該指望他會有什麼特有含意的回答的。
他們倆人又在拐進一個巷子,葉修順手打開了電子屏幕觀看任務列表,密密麻麻的藍字紅字和白字交錯在一起,「這麼多任務啊……」他滑了滑,「話說你們最近的例會是什麼時候?」
「五天後。」韓文清回答,將外套的拉鍊往上拉了一點。
「這樣。」他點點頭,「那一起做個任務怎麼樣,雙人的。」
「……」韓文清側過臉去盯著葉修,沒有說話。
他們兩個認識了快十年,從沒做過任何一個雙人任務。葉修也彷彿意識到什麼般的恍然大悟,他有點沉痛的開口:「好吧,六四分。我最多退讓到這樣。」
「誰跟你說錢。」
「哥都忘了你除了是個新好男人還是個土豪。」葉修點頭,「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七三分吧,我七你三。」
這是韓文清今天第二次忍住想掐葉修的慾望。
「確定是雙人的?」
「不然多揪一點人來?組團打怪?不行啊這錢多難分啊,先不說錢了那多俗氣,你光看那異形材料要怎麼分就好了,分分鐘掐架的節奏啊。」葉修說的頭頭是道,「要不一人在約一個,四個人是極限了,再多哥還不如單刷。」
「……你之前行蹤不是隱密的很,怎麼突然就想揪團了。」
「都被少天發現了,行蹤還能隱密嗎?」他將抽完的菸從嘴裡拿下,「連這道理都不懂,老韓你一定沒被少天那小子爆過。」
縱使是韓文清也不得不承認葉修說的有理,黃少天簡直是聯盟裡的大聲公,誰遇上他不是被糾纏著說話就是被發上群組,韓文清還沒被爆過,但同團的張佳樂倒是有發生的蠢事被貼上去的經驗。
葉修可能也想到一樣的事情,他笑了起來。
「別說那些了。」他眼眸還尚存笑意,「一起不。」
「嗯。」
退役的原因再晚點問吧,韓文清想,反正也不是特別重要。

他還活著就好了。


--

更新——!開學有點忙對不起TT
感謝逐光紀企劃和點閱的人><!


评论(8)
热度(10)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