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2

興欣酒吧就位於嘉世軍團駐地的附近,這樣的地理位置使的酒吧內常有軍人聚集在這、也成了另類的情報交換所。
陳果將一杯調酒推到熟客面前,那位軍人對她露出有好的笑容,「老闆娘,這幾天過的怎麼樣?」
「還是一樣經營酒吧啊,還能怎樣。」陳果笑了笑,「就是收了個新的服務生,不過是大夜班,你大概是看不見他了。」
「這樣啊……妹子?」
「不是,男生呢。」她翻了個白眼,「整天就想著妹子。」
「啊哈哈,你也知道我們嘉世除了蘇沐橙女神大人也沒什麼妹子,頂多來這裡能看看小唐和老闆娘解解悶是不。」他喝了口酒,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臉上的表情很是沒落,「再者葉秋上將他也不在了,想找人對練也找不到了。」
陳果本在拿盤子準備裝些下酒菜,聽到那名字時手上的動作稍停,白瓷盤便這樣從指尖滑落,掉到地上碎裂發出巨大聲響。她尷尬的對朝這邊望過來的客人笑笑,也幸好今晚的來客較少,或許是因為今天是藍雨與嘉世的軍團演練戰最後一天,大部分的人都去觀戰了。
「你們……葉秋上將他到底怎麼了?」陳果壓低聲音,湊向那位熟客,呼吸帶了點急促,「我知道是軍團機密,但是僅僅是公佈葉秋上將退役,理由還是「身體不適,無法帶領嘉世對抗異形」,甚至有傳聞說他殉職了……誰會相信!」
軍人不安的將袖扣解開,往上翻了幾摺,「我們也不相信,但葉秋上將他的卻邪留下來了……留給孫翔上將,陶軒上將說這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們……現在不得不相信。」他喝了口酒,「老闆娘你可別和別人說啊,不然我可是得受罰的。」
「不會的。」陳果心不在焉的揮了揮手,繼續擦拭著玻璃杯,卻忘了那些杯子她早上吩咐唐柔擦過。
葉秋在異形的迫害下拯救了整個HZ市區,是他們的恩人、是英雄,是他們永遠的鬥神。就算現在整個聯盟將葉秋的死訊傳得亂七八糟的,陳果也始終相信他只是失蹤了。

……葉秋他,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去?

「今天是藍雨在嘉世駐地演練的最後一天,老闆娘,我也該回——啊,任務。」他停下未完的話語,瞥了瞥屏幕,在場大部分的軍人的電子屏幕也正在發光,少部分的無從屬執行者——例如陳果——的面前也出現了任務資訊。
【84B街區(32,27)出現六級異形。評級:A,報酬:5500ZGB】
【Accept mission?】
所有人都蓄勢待發的準備等確認鍵出現,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搶下這個任務,卻沒想到介面才出現不到一秒就已經消失。
「被誰接走了?」所有人都在互看,卻遲遲沒有發現接走這起任務的人,吧檯前那個軍人看向陳果,陳果搖搖頭表示她也沒有接。
「或許是外面的人。」陳果聳肩,「今天就當作是休息吧……啊,你下來了。」樓梯上傳來腳步聲,陳果轉頭對著走下來那人打了聲招呼。
葉修一如往常叼了根菸,一把傘扛在肩上,他無精打采的對陳果點點頭,「老闆娘,我出去接個外快啦。」
「就說不要老是抽菸,去去去。」她對葉修說,一旁熟客欲言又止。
「這位小哥,莫非是你接了任務……?」
葉修轉過頭,盯著那套白底軍服看了幾秒,「是啊,兄弟手速太慢下次嘿。」
「喂。」陳果白了葉修一眼,「要做就快去,外面天冷,早點回來啊。」
知道了,葉修含糊地說著。袖子反摺的地方是灰色的,肩上繡的幾條紅線代表軍銜——嘉世的上士。他對著坐在吧台的軍人行了個禮,縱使動作看起來懶洋洋的,「辛苦了。」他說,接著走出門。
軍人呆坐在那,陳果敲敲他的頭。
「怎麼了?」
「沒事……只是突然想到了葉秋上將。」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陳果拍拍他的肩。「沒事的,他會沒事的。」
一切都會沒事的。

--

新紀元的天氣非常極端,不是極熱便是極冷,像現下明明就是春季,夜晚卻依舊寒冷。
葉修將外套的領子往上拉了拉,卻還是抵不過寒風灌入。
他提著千機傘奔跑著,接近午夜的街道人很少,地面還有些濕滑,他衝過一個轉角接著緊急煞車。地面上躺著一位婦人,腳部出血的有點嚴重,臉上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著。
葉修蹲下來看了看婦人的傷口,那個地方冒著詭異的紫色煙霧,血液不斷地從中溢出。他將傘尖對準傷處,接著尖端爆出的刺眼光亮持續了莫約三秒,「我不是專業治療,等會救援隊會過來。」他對婦人點了點頭,「有看到異形嗎?」
「有、有……牠有很多腳……全身上下都是……」
「我知道了,待在這裡別動。」他說,千機傘發出喀喀的聲音,接著變成了一把步槍,葉修在裡面填充了一顆子彈,朝天空發射,子彈在空中爆炸,閃出青藍色的光芒,「這樣就行了。」葉修扛起傘,繼續向前方衝去。
異形是會變種的,婦人遇到的應該就是已變種的異形。他看向屏幕的定位系統,那隻異形以極快的速度向這區的教堂移動。
「是一隻崇拜上帝的異形啊。」葉修挑眉,跳過一個放在路中間的垃圾桶,遠遠的看見一團毛茸茸的東西以翻滾的方式高速移動。
……那是異形?葉修有點無言地開了兩槍,惹得那團毛茸茸的東西暴走似的滾過來,葉修這才看清楚那東西是從頭到尾都長滿了腳,所以走路看起來才像是用滾的,「有沒有必要啊……」他將千機傘换回戰矛形態,將圓球狀異形挑到空中後開槍,使異形以浮空的狀態被迫移動。
至少要移到個空曠的地方。他一邊想一邊移動,異形在空中揮舞牠的腳掙扎著,看上去有些噁心。
「押槍?蘇妹子?」
嗯?葉修瞇起雙眼看了看站在對街深藍色軍服的那人,接著停止開槍。異形掉了下來,葉修一腳蹬上牆壁,以打棒球的姿勢將異形打了過去,「少天,接著!」
「我靠靠靠靠誰啊要不要臉!」黃少天抽出冰雨,一劍將自天上飛下的毛絨圓球異形砍成兩半,接著被深藍血液淋了滿身,「誰啊給我出來出來出來!敢作要敢當是大丈夫就給我出來!」
「還是很吵嘛。」葉修笑道,往下看的同時正好對上黃少天抬起來的臉。黃少天呆愣了幾秒,也不管軍服上還在滴滴答答的血液,他將冰雨收進鞘內。
「葉秋?」
「文洲在你後面。」
「咦等等我靠真的假的隊長對不起我只是想吃消夜我是說我不是故意的!」黃少天猛地轉頭,背後空無一人,「葉秋你這傢伙居然騙我——」
他面前的街道也早已空蕩蕩的。
黃少天皺眉,開啟神域系統後在集結各軍團主力小隊的群組留下訊息。


【夜雨聲煩NO.66:葉秋還活著。】



--

更新!謝謝 @枳實 陪我討論軍服的設定,光是想像就............hs......(

謝謝逐光紀企劃!

评论(11)
热度(16)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