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1

葉修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一片滂沱大雨。

已是晚秋的現下落下的雨更帶寒意,吸入鼻腔的空氣雖不若冬日般刺骨,卻已能感覺冬天即將探出頭來,準備造訪這個沒有光亮的星球。他點燃一根菸,火光映照在玻璃上被雨點折射出小小光暈。外頭雨還在轟隆隆的下,伴隨著幾道打破黑夜的閃電。

「那個,先生……?」服務台的小姐踩著高跟鞋走向他,葉修轉過頭去。什麼事?他咬著菸含糊不清的問。

「我們這裡禁——」後一個字還沒吐出來,細小藍光所組成的電子屏幕便出現在葉修的面前,他向那位小姐笑了笑,將注意力放回屏幕上。

【47A街區(34,76)出現三級異形。評級:B,報酬:3500ZGB】

【Accept misson?】葉修沒有遲疑的在Yes上輕輕一點,屏幕由中間開始泛起漣漪,接著消失在空中。葉修向服務台的小姐點頭致意,不等她說些什麼便衝出大樓,單薄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厚重雨幕之中,只能略微看見菸蒂的火光,在黑夜中一閃一閃的遠離。

那位小姐還呆愣在那,半晌她眨眨眼,像是終於反應過來的朝同事衝過去。臉上的表情難掩震驚與興奮,「妳、妳猜我看到誰了——」

女同事冷淡的瞥了她一眼,絲毫不感興趣的將文件分類,「誰?」

「是葉秋——」她想起方才屏幕消失前看到的代號,聲音微微顫抖著。


【一葉之秋NO.2,評級:九階】


沒有看錯,是他。


「鬥神葉秋!」


--


葉修在溼滑的柏油路上奔跑,雨水已經將襯杉淋的些微透明。早知道別穿襯衫,他不是很在乎的想,屏幕上象徵異形的光點以緩慢的速度在移動,葉修不到一會就追到了,左看又看卻沒有發現異形。

「的確是在這裡……」他看了看屏幕的坐標,「上面嗎?」

週遭是沒人住的舊式公寓,這附近由於常遭異形侵襲的關係大部分的住戶已經搬移,剩下一些沒有人用的雜物亂七八糟的塞在陽台上或是裝有鐵杆的窗,葉修看了看週遭,接著取出卻邪,他將戰矛卡上鐵窗,用力一躍到窗框上,兩邊的房子間隔很窄,他以不可思議的手法就這樣沿著雙邊的牆跳了上去,大樓的頂端是一片平台,葉修一踏上去便揚起了滿滿的塵埃。

「幾百年沒用過啦。」他用鞋尖蹭了蹭堆積的灰塵,接著瞇起眼,大雨毫不留情的沖刷大概將異形拖行過的痕跡洗刷的乾淨,葉修看了看四週,定位器中異形的位置也遲遲沒有移動,他甩了甩卻邪,走到平台中央,雨還在下,就算側耳傾聽也只能聽見嘩啦嘩啦的雨聲。

附近沒有任何大型光源,只有遠遠的市中心的燈光還閃爍著,葉修叼著那根尚未熄滅的菸,腳步輕鬆的就像只是在散步,而不是在尋找異形。

他緩步走到水塔下方,瞥見那座水塔正後方有什麼東西不自然的在閃爍。

在那裡嗎?

他提著矛向後一躍的同時有什麼東西由上往下劃了下來,伴隨著空氣震動的細微聲響,隨即是碰的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八足蜘蛛自水塔上方下落,揮舞著牠鐮刀似的足爪。

「異形這年頭還搞埋伏的啊?」葉修挑眉,異形發出嘶吼的聲音,從牠渾身漆黑的身軀噴出銀色的細絲,葉修舉起卻邪在前方轉了個圈,接著用力一拉將絲線扯斷,「還會吐絲,唉呀,愈來愈像真的蜘蛛了。」

葉修朝異形奔了過去,而異形彷彿也感知了眼前這人並不是好惹的,吐了條絲盪到另一棟樓。

……有必要跑的那麼快嗎?

葉修踏著樓頂的邊緣向另一棟樓跳了過去,也幸虧這裡的樓房很密集,不然這異形肯定得跟丟。回去得把這隻的資料附註加上很會逃跑才行,他想著。

【You have a message】

他看了看發件人,挑了挑眉按下接聽,「老韓,沒事我掛了啊?」葉修沒有停下腳步的繼續在樓與樓間跳躍追著那隻異形,發訊息來的那人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

「葉秋,你搶了霸圖的工作。」

「話可不是這樣說的,神域系統發的任務,你們手速太慢先被哥接走怪誰?」葉修戰矛一甩接著一個上挑將還準備吐絲的異形打的飛上天,「啊糟,打太遠了。」

「那是霸圖接引平台。」

「別說這些無聊事兒了,我剛剛把那異形打太遠了,應該會落在47A(58,44)那附近,老韓你去幫我攔著別讓牠跑了嘿。」

「霸圖和嘉世是死對頭你沒忘吧。」

「管那麼多做什麼,把異形往死裡打就對了。」葉修再次從樓頂沿著牆面向下跳,「再說這可是你們霸圖的地盤。」

……誰剛剛說手速太慢任務被接走活該,現在又來扯這是霸圖的地盤?韓文清突然有種想把葉修當作異形往死裡打的感受,當然他沒有打算真的要實行。韓文清對張新杰點了點頭,接著向葉修報的座標那裡前進。

雨水還是不停的落下,韓文清穿著沾濕的軍服開始覺得黏膩,他們軍團才剛結束一個任務。

軍靴踩過水窪的聲音隱沒在更大的雨聲中。葉修說的座標是在繞過兩個小區後,那裡滿是被棄置的空屋,他轉過街角後果真看見一隻八足蜘蛛敏捷的穿梭在巷弄內。韓文清二話不說就上前去將那隻想要逃跑的異形揍回狹小的街道,接著有什麼東西由上而下的貫穿了那隻異形,深藍色的血液混雜著水滴飛濺而出,黑夜中的那個人影在空中翻了圈,穩穩地落在韓文清面前。

「呦老韓,來的太慢了。」葉修說,臉上沾著幾滴異形的血液,他將卻邪甩了甩,「怪已經被哥解決啦。」

「那你叫我來幹嘛?」韓文清沒好氣的問,看了看葉修後開始解軍服外套的扣子。

「這不是不小心打太遠怕牠跑了嗎。」葉修盯著韓文清解扣子的動作吹了聲口哨,接著被韓文清的外套砸了滿臉,「幹什麼啊你!」

「穿著。」

「啊?喔。」葉修思考了幾秒便毫不猶豫的穿上,「話說我沒訂旅館,要直接回嘉世。」

言下之意:你的外套要讓我帶回去嗎?不怕被打死?

韓文清挑了挑眉,「來我們駐地。」

「哥還不想死。」葉修夾起了另一支菸——先前那支在打異形的時候熄了——卻怎樣都點不起火,他頹然的放下手,「要不你死要不我死,這外套太危險了,還是還你吧。」

韓文清阻止了葉修脫外套的動作,「去我家吧,在這裡淋雨也無濟於事。」

葉修眨了眨眼。好啊,他說,看看你家是不是空蕩蕩的。

「不連絡嘉世?」韓文清率先邁開腳步,葉修看著他滿是泥濘的軍靴跟了上去。

「不用。哥現在是休假。」

「葉秋,你和嘉世……」

「沒事兒。」葉修隨意的揮了揮手,在看到韓文清皺起的雙眉時笑了聲,「老韓你這樣看上去更可怕了,現在走道路上一定收穫滿滿,成為新一代錢包大盜啊。」

他看見韓文清還是一臉兇狠,於是便勾起嘴角,「相信我。」他說。


這個雨夜是葉修被逐出嘉世軍團半年前,韓文清最後一次看見他。



--

感謝逐光紀的設定,玩得好開心啊。

第一次寫韓葉,文力很渣還請見諒_(:3

评论(8)
热度(18)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