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全職/于鄭】If

鄭軒在蓬鬆的頭髮上揉了幾下,絲毫不在意那是否使之更亂。他打了個呵欠走進食堂,不意外的發現後輩已經坐在那裡,看上去精神抖擻。

「早安,前輩。」于鋒對他點頭示意,隨後挪了挪餐盤將一旁的位置清空,他想那大概是邀請他一同入座的意思,於是他便走過去並且坐下。

「早安。睡得好嗎?」

「還不錯。」

簡短的問話。這倒不是鄭軒不願與之交談的關係,于鋒作為藍雨新入的一員不管是在工作或是私下的人際都處理的非常好。

所有的原因或許都在於于鋒和他的個性截然不同,一個過為亮眼而一個尚稱低調。

「嗯,那就好。」鄭軒拿起吸管用尖銳的那端向下,卻發現薄膜並沒有破,他撇撇嘴,再一次的舉起手臂,卻遭後輩哭笑不得的阻止。

「前輩先去拿早餐,我來弄吧。」于鋒拍了拍鄭軒的肩膀,後者用茫然的眼神看向他。

……難道前輩根本沒醒。

于鋒再次推了推鄭軒,鄭軒這才慢吞吞的拖著腳步走向放食物的地方。于鋒則拿著吸管幫鄭軒插好,方才鄭軒根本沒有用力,或者用力了他也看不出來。他看著不遠處拖著餐盤的前輩纖瘦的手臂後又看了看奶茶,最後搖搖頭。

他其實很欣賞鄭軒,加入藍雨的訓練營理所當然的熟識場上的他們。鄭軒並不向外界所說的那麼懶散,雖然的確某些時候不夠努力,但他依舊是藍雨堅實的後盾……他並不會辜負隊友。

其實當他知道進入藍雨後負責帶他的人是鄭軒時非常開心,不過前輩似乎不怎麼願意和他多講話。

又或著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前輩開口。


當鄭軒端著餐盤回來時發現于鋒正在沉思,或稱之為恍神。老實說這在他身上還滿難看見的。「啊,謝謝。」鄭軒看著桌上那杯已經插上吸管的奶茶,坐下來喝了幾口,于鋒才從他自己的精神世界回到現實。

「今天要練組合對吧。」

「嗯。」鄭軒將蛋餅塞進嘴巴,含糊不清的回答。

每對狂劍彈藥似乎都受張佳樂和孫哲平的影響,藍雨有沒有想要第二對繁花血景的意思他不清楚,不過一開始他就和喻文州說過:他不可能。

並不是他和于鋒不可能,而是他不可能而已

。鄭軒沒辦法做到和張佳樂一樣的事,他也沒必要做到和張佳樂一樣的事。他不是張佳樂,槍淋彈雨也從來不是百花撩亂。但是練個組合也無傷大雅,是不是繁花血景也毫無關係。

隊長說沒關係,那就真的沒關係,鄭軒想。於是他在吃完最後一口蛋餅後叫上于鋒,兩人一起到了訓練室。


訓練室還沒有人。


自從帶新人開始鄭軒的訓練時間就整整往前提了一個小時。偶爾加練一下也沒什麼關係,所以鄭軒配合于鋒的起床時間起床,雖然總是壓力山大壓力山大的喊著,不過鄭軒倒真的沒有遲到過,只是每天早上一臉恍神的出現在食堂。

「先熱下手吧。」鄭軒說,動作熟練的刷卡登入。于鋒點頭,兩人各自埋首在螢幕之中,只聽得見噠噠噠的鍵盤敲擊和滑鼠點擊的聲音。

于鋒完成一套訓練後停了下來,轉過頭去看著鄭軒。

鄭軒躬著背縮在椅子上,這個姿勢讓他看起來特別的……嬌小?總之大概是這個形容詞。手指在鍵盤上靈敏的移動,他盯著鄭軒看直到鄭軒停下操作轉過頭來,一臉懶洋洋地說「你這樣看下去我壓力山大啊。」為止。

「前輩……」于鋒停頓了會,「什麼時候練習?」

「現在。」鄭軒看了看錶,「再過一會隊長他們就來了,剩下的時間來練組合。」

于鋒應好,視線自鄭軒身上轉回電腦,在等待程式跑好的同時他一邊想著方才他到底想對鄭軒說些什麼。


……或許像是我喜歡你之類的。


在想些什麼啊。于鋒趕緊切斷腦中的思緒,將「我喜歡你」四個字改成「我欣賞你」,接著自我催眠他並沒有對前輩有任何別的心思。

如果真要說的話,大概是欣賞、傾慕和不知道別的什麼情愫混在一起了。「于鋒?」鄭軒側過頭看了看今天二度恍神的後輩,「你還好嗎?」

「啊,沒事。」于鋒對他點了點頭,將跑好的程式點開。

大概還有好幾年可以搞清楚吧。他想。眼角餘光瞥見鄭軒又打了個呵欠。


--

不經意間被推了這個CP,結果有點餓就自行產糧了ry
第一次寫,ooc還請見諒otzzzz雖然感覺一點兒cp味都沒有但我還是_(:3
如果有小夥伴的話請、請和我聊聊天!


评论(7)
热度(8)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