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HQ!!/侑北】萌芽

※291話劇透有


春高全國大賽結束後三年級就陸續退了社團,專心準備升學,只剩下一二年級的體育館一下就變得空曠而冷清。

身為種子隊伍的稻荷崎高中首戰就輸給了烏野高中,在大爆冷門的同時,許多人都擔心他們會不會意志消沉,不過這樣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回到兵庫後,他們就馬不停蹄地開始訓練,劍指夏季的IH。新團隊還需要磨合,時間並不充裕。

「下次IH全國大賽一定要扳回一城。」宮侑一邊做著熱身動作一邊對著一旁的宮治說,被不冷不淡地回了句「侑還真是愛記仇。」

「說得好像你不記仇一樣!」

「的確是沒有侑那麼小心眼。」

其他部員早就對於宮兄弟的鬥嘴習以為常,做完扣球練習就自發性地接著做攔網練習,宮侑和宮治仍舊為了誰比較小心眼的話題爭吵不休,從宮侑吃了宮治的布丁——而對方直至今日還懷恨在心——到七歲的時候治在睡夢中踢了侑一腳且後者揪著這件事講了整整半年,爭論的內容幾乎囊括了他們的成長經歷。角名原先想叫他們別吵了,但話還沒說出口便放棄,這種時候還是在旁邊看戲的好,他不負責任地想,也只有北隊長能阻止這種混亂。

「訓練時專心一點。」北信介一貫冷淡的口吻從門邊傳來,「侑別一直想著那麼遠的事,把目標放在現在。治少跟著他起鬨、還有角名,不要老是看戲。」

兩人習慣性地先停下爭吵,然後才驚訝地轉過頭去,原本已經退役的三年級已經換上運動鞋走進場館內,尾白阿蘭撿起一顆滾到腳邊的球,感嘆沒有部活的日子簡直太過無聊。

「北隊長!」宮侑率先叫道,接著場內的其他隊員們才如夢驚醒般和三年級生們問好。北信介點頭示意,加入練習的同時不忘提醒他們自己已經不是隊長了,讓他們記得改掉稱呼。

這人還真是一板一眼。宮侑想,而且說話毫不留情。

說起來,最開始的時候,宮侑對於北這樣的說話方式一度感到惱火,最明顯的大概就是感冒那次,或許是因為頭昏腦脹,被教訓後的不滿及委屈感比任何一次都還高,「難道就不能溫柔一點嗎!」他還記得自己是這樣抱怨的,內心大概也在想北隊長這個人真是不近人情到了極點。但一切不滿都在看到那袋慰問品與紙條時消失無蹤。

——北隊長是很溫柔的一個人。

他從未有一刻那麼清楚地認知到這個事實。



宮侑再一次遇見北是在樓梯轉角,他差點撞上對方。北信介大概剛結束升學方面的對談,他手裡抱著一疊資料,因而有些重心不穩,宮侑伸手扶了下對方,並拿走了一半的文件。

「謝謝。」北信介說,仍不忘詢問後輩為何午休時間沒待在教室裡,充足的睡眠能夠讓下午訓練時狀態更好,而宮侑一向是沒睡好就會暴躁的那種人。

「睡不著出來晃晃。」他一邊吸著快要見底的牛奶一邊回答。由於距離近的緣故,宮侑能夠看見北信介頭上的髮璇,他突然很想戳一下試試,北隊長的頭髮應該是那種很細很軟的感覺,他漫無目的地想,卻沒有付諸行動——若是真的戳下去,北信介雖然不會發火,但大概也少不了一頓訓。

北信介應了聲,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三年級的教室很快就到了,北信介接過宮侑遞過來的東西,原本想再次交代對方別一直想著烏野,但他抬起頭時卻覺得沒必要了,稻荷崎的人不會沉浸在過去中,以前讓人放心不下的二年級小鬼早就已經成長了,就算沒有他在後面也不會出什麼事,說到底還是自己操心的太多。

「好好訓練。」他說。

「嗯。」宮侑回答,他站在原地看著北的背影,很突然地想起他上次交代他們記得把隊長這個稱呼改掉的事。

「北隊……信介前輩!」

北信介有些詫異地回過頭來,宮侑覺得自己臉在發熱,他只是憑著不知何來的衝動開口,衝動消退後便難得的覺得有點羞恥,但還是撐著平時那副有點吊兒啷噹的模樣,「前輩平時不是也叫我名字嗎,反正你也不是隊長了所以……」

其實叫名字是因為只稱姓的話會分不出是在叫宮治還是宮侑,整個社團的人都這樣叫的。雖然有這樣的原因,但北信介難得的沒有說出來,只是平淡的點點頭,認可了這樣的叫法。

「啊?北隊長你答應了?」

北看著對方驚訝的臉笑了出來,換來的是對方又一陣大驚小怪,直問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又不是機器人。」北信介笑著說。

「喔、喔。」宮侑喪失了平常的伶牙俐齒,有些結巴地回應,「北……信介前輩,有空再回來社團看看吧。」

「當然,你們不是做個要讓我自豪到能告訴孫子的後輩嗎,我會一直看著的。」北信介難得地開了個玩笑,「別想偷懶啊。」

感冒時的紙條與話梅是宮侑第一次認知到北信介其實非常溫柔,而對方笑著回應他有些唐突的稱呼的這個瞬間,則是他第一次在除了球場以外的地方心跳如此快速。

他就在那個剎那突然驚覺到,啊,原來我可能是喜歡前輩的。



--
第一次寫!

评论
热度(9)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