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BTS/珍果】如果我說⋯

大晴天。
田柾國走出宿舍,柏油路散發著熱氣,空氣好似因為熱度而扭曲,他雙手插在口袋中,身上還是那套萬年不變的黑色帽T。
高級住宅區的街道上沒什麼人,好處是他可以不多加偽裝就出門,壞處則是連最近的一間便利商店都得走上好一段時間,畢竟沒有人想要每天晚上都聽見自動門開啟時的鈴聲。他拐過轉角後終於到了商店,裡頭只有無所事事的店員和一位看上去是剛下課的高中生,隨著歡迎光臨的聲音,冷氣撲面而來,田柾國這才覺得自己重新活了過來。
他討厭夏天,也討厭潮濕的天氣,而這個時節更是兩者兼具,又濕又熱,田柾國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待在冷氣房裡,但總是有些例外時刻。
像是跑行程,又或是他想吃些什麼——而那理所當然無法叫外送——的時候。而說到夏天,自然是冰棒。
他站在冰櫃前,看著琳琅滿目的冰棒,又覺得無從下手。
「葡萄蠻好吃的。」像是注意到田柾國的猶豫,一旁的高中生說,「那是新口味。」
「啊……謝謝。」田柾國回答,索性不再多想,也拿了兩支葡萄汽水口味的冰棒,準備去結帳時卻停下腳步,「我真是個好人……」他碎念道。又從冰櫃裡撈了幾支其他口味,湊到七支後才走向收銀台。
裝了冰棒的塑膠袋飄出絲絲涼氣,和外頭的燠熱成了極大的反差,他走得比來時更快,但回到宿舍還是汗流浹背。
宿舍裡很安靜,田柾國先把東西放到冷凍庫裡,然後拎著那兩根據說是新口味的葡萄冰棒朝金碩珍的房間走去,逕自推開房門。
金碩珍躲在被子裡滑手機,冷氣開的有點強,看到田柾國進來也只是習以為常地抬頭看了一眼,不忘交代他把門關好。
自從金碩珍和閔玧其不住在同一間房後,田柾國到金碩珍的房間裡的頻率直線上升——他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總之最為明顯的改變就是他自己的房間越來越像工作室。
「哥,冰棒。」他晃了晃手上的冰,金碩珍從床上爬起來,眼睛都亮了。
「啊,還是柾國懂哥。」他接過冰棒,興致勃勃地拆開包裝,「葡萄真不錯,還有其他口味嗎。」金碩珍一邊吃一邊問,田柾國一口咬掉冰棒的一半,寒意一下子竄到頭頂,他呲牙裂嘴地按住太陽穴,過一陣子才回答金碩珍。
「有是有,不過是其他哥哥的。」
「你給他們都買啦。」金碩珍眼尖地看到一旁的發票,「智旻是檸檬蘇打、泰亨是草莓……我為什麼是葡萄啊。」
「因為不知道哥喜歡什麼。」田柾國說,又趕在金碩珍開始叨唸他從20歲開始養自己的事之前截斷他的話,「開玩笑的,是新口味啦。」
說到把田柾國帶大,金碩珍大概有二十個以上的故事可以講,從帶田柾國一起回果川老家、下雪天在結冰的道路上拉住快要跌倒的田柾國、到煮飯給他吃、放假一起出去玩……如今還沒開口就被打斷,總覺得一股氣卡在胸口,「你這小子……」
田柾國笑,順手將冰棒棍投向垃圾桶,卻敲到邊緣而掉到地板上,這下被金碩珍逮住機會唸了一頓。





晚上所有成員都回來了,坐在客廳邊吃冰棒邊聊天。金碩珍、朴智旻和田柾國難得的在不是巡演的日子裡聚在一起喝酒。
他們其實不太常一起坐在客廳,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等到吃飯時間才會在群組裡問一聲誰在家要不要一起吃飯。很偶爾金碩珍會下廚,而其他人就多多少少幫點忙,除了不管怎樣都不會進到廚房的金南俊和金泰亨,他們的廚藝大多都在奔跑吧防彈裡獲得了顯著的進步。
「啊,碩珍哥醉了。」朴智旻看著已經陷在沙發裡的金碩珍說,後者臉漲得通紅,一下高喊號錫啊新作的曲很好聽、一下又說南俊呀哥覺得你是最好的隊長,就在他說著「來吧泰亨我們喝一杯」的時候,其他成員就匆匆作鳥獸散,背影看起來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模樣。
「碩珍哥喝醉的時候變得好愛撒嬌」朴智旻一邊笑一邊起身,和老么說就交給你了,便也回到房間裡,田柾國能聽到他和鄭號錫誇張的笑聲傳出來。
這群沒有義氣的哥哥,他想,轉過頭來就看見金碩珍彎著眼睛對他笑,眼角的笑紋一如往常,但吐出的話語與音節卻黏呼呼的,他不合時宜地想:有點像是麥芽糖。
「柾國兒,哥好喜歡你啊。」
成員們有比較能將愛宣之於口的人,比如鄭號錫朴智旻;也有絕對不說這些話的人,比如閔玧其。而金碩珍大概介於兩者之間,只有當他微醺時會毫不害羞地對著他們說這些話,但這不代表聽的人就能坦然接受了,田柾國不太會應付喝醉的金碩珍,只好嗯嗯啊啊地發出無意義的狀聲詞附和對方。
然而金碩珍明顯對於這樣敷衍的說詞並不滿意,他執著於一個明確的回應,雖然田柾國並不知道醉鬼能不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但當他對上金碩珍的眼神時,心中的某處還是倏地柔軟了下。
好吧。他想。
「我也是。」


评论(2)
热度(9)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