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BTS/旻國】記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

00

鬧鈴響了第二次。田柾國迷濛地從被窩中伸出手來,摸索著按掉又再次進入貪睡模式的鬧鐘。房內理所當然開著暖氣,可還是和被窩內有著溫差,他將手縮回棉被內,途中觸到身旁空著的位子,那裡還殘留著一點床鋪原本主人的體溫。田柾國翻了個身,躺到那個位置上,放空思緒盯著凝結在玻璃上的水霧好一陣子,直到聽見腳步聲從更衣間傳來,他才緩慢地坐起來。

「早啊智旻。」他下巴抵著毛毯,眼睛半瞇著,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朴智旻從更衣間伸出頭來,「叫哥。」他說,又回到衣櫃前翻找今天要穿的服飾,「你該起來了,去洗漱吧?」

「嗯。」田柾國回答,行動卻與之相反,他又躺了回去,這次還將朴智旻的枕頭當作抱枕抓在懷裡。再兩分鐘,他原先這樣想,但這天氣總有一種催人入睡的魔力。

於是朴智旻換好衣服出來就看見那孩子一副要在他床上睡到地老天荒的模樣。

田柾國是公認的難叫醒,朴智旻叫了他好幾次未果,原本想伸手拉開田柾國的棉被,但或許還是於心不忍,最後手指只是落在對方的臉頰上,「別再賴床了,柾國。」

「啊,今天沒有行程的⋯⋯」他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嘟囔著,緩慢地站起身來朝浴室移動,「智旻哥真吵。」

朴智旻站在老么身後雙手環胸,像是監督者一般看著他渾身泛著睡意的身影,「柾國啊,你可真能睡,昨天明明說好要一起出門的不是嗎?」

「可我只是說要出門,沒說要早上。」田柾國反駁,「而且你平常都比我還要慢做好準備,我慢一點起床也沒關係的。」

「那個不是⋯⋯」朴智旻正想解釋,卻突然意識到弟弟又不說敬語,待他回過神來,田柾國早已一溜煙躲進盥洗室了。

01

他們去了公園。

倒不是說特別將公園當作目的地,只是偶然經過便進去坐一下罷了。溜滑梯上滿是未融的積雪,鞦韆上也有一些,田柾國一邊喊冷一邊把雪掃到地上,然後喊著朴智旻一起坐。

「我還是不要了。」朴智旻說,田柾國也沒有勉強,只是一把將相機塞到朴智旻懷中:哥幫我拿著!他喊完便蹬著腳尖晃蕩了起來。朴智旻原本想幫著推幾下,但田柾國自己就盪的夠高了。

「小心點。」他一邊錄影一邊提醒,又因對方朝他露出的搞怪表情而笑到整個人蹲在地上,最後乾脆就蹲著看老么一下又一下地重複著最高點—落下—最高點的簡諧運動。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田柾國的相機拍下了這一幕。

田柾國在盪到高點時一躍而下,憑藉著良好的運動神經安穩落地,「走吧哥,繼續逛街。」

02

後來朴智旻忘記那張照片的事了。

而田柾國在整理照片的時候發現了那張沒有聚焦的自己的身影,他特地將照片洗了出來,小心翼翼地收在相簿內。

至於其他存在電腦內的,除了風景照,就全是朴智旻對著鏡頭笑的照片了。


--

寒假除了躺在床上就是打打SBTS,不能更頹廢了,真希望永遠不會過完(

评论
热度(14)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