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排列組合(一)(そらまふ)

微涼的天。

坐在窗邊的まふまふ吸了吸鼻子,將窗戶關小了一點,只留一小道縫隙保持所謂的教室空氣流通,但那依然不敵寒意,他開始後悔今天早上將外套放置於玄關的舉動。

好冷。

數學老師在講台上來回走動,皮鞋敲擊地面噠噠的響著,他一邊說著什麼三個人排列是三階乘、重複排列的話又如何如何的,但在他耳裡卻依舊只是一首慢板的安眠曲,配上粉筆敲擊黑板的呆板聲音——啊啊,好無聊。他鼓起雙頰,與平時無異的丟了一個紙球給天月,「天月くん我們來聊天吧!」然後緩慢誇張的蠕動雙唇試圖讓對方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天月翻了個白眼,拿起筆在紙條上寫下「想認真的上課啦!」丟回去後收到まふまふ一個見鬼的眼神,まふまふ正想回些什麼,卻發現一道不自然的陰影落在他的桌面,抬起頭後看見的是數學老師眼鏡後陰沉的眼神。

「天月、まふまふ,上面兩道例題你們來做。」

まふまふ吐舌,拖著室內鞋上了講台,拿著粉筆艱難的做起題來,數學本來就不是他擅長的科目嘛,能寫出幾個算式就不錯了。他看著天月和他相近的情況偷笑了幾聲,被天月狠瞪了一眼。

嗯,如果是そらるさん的話會怎麼做呢?まふまふ想了一會,卻想不起來上課中的そらる除了趴在桌上睡覺的其他表現,好吧,反正そらるさん就算遇到這種情況也一定可以唰唰地做完一道題的。まふまふ毫不猶豫的相信了他的前輩,但是這無助於他寫不出解答的窘境,於是最後他和天月就在老師憤恨的目光中站到走廊上罰站了。

從一年級這側的走廊能看見二年級的教室。まふまふ輕輕的揮動手指,一、二、三、四……有了,他彎起雙眸看見そらる深藍色的鬈髮散落在桌上的影子。

果然是在睡覺啊。他勾起嘴角,嘗試著用氣音喊著「そ——ら——る——さん——」,但隔著兩條走廊和內苑的距離聲音早就隨風消散,そらる根本連頭也沒抬,只惹的天月拋了個疑惑的眼神過來。

「對了まふまふ,今天要一起吃午餐嗎?」

「今天要和そらるさん一起吃呢——嘿嘿,羨慕吧。」

「羨慕個頭啦,還有一堂英文課耶。」笑得像白癡一樣的まふまふ顯然沒有在意這一堂五十分鐘的時間,只是很開心的又重複了一次今天和そらる一起吃午餐,雖然そらる沒有明確的說出「一起吃午餐吧。」這種話,但光是一句兇巴巴的「午餐時間在花園等著。」就足夠まふまふ開心一整個禮拜了。

鐘聲響起,まふまふ搓了搓發冷的手指,進到教室內準備起下一堂的課本。

還有五十分鐘。


--

我沒想過要搞個有一二三的東西出來的(抖)我不太會寫有分一二三的東西但是我現在o<<一不小心就弄成這樣了,好吧隨便我努力(嗯?

這篇そらる只出現了個後腦杓,重頭到尾都是まふまふ的自言自語嘿嘿害我そらまふ的標籤打得好心虛(

總之看到這裡大感謝(*ˊ艸ˋ)


评论(10)
热度(38)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