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以及隨寫。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4

※此章含少量喻黃


黃少天將神域系統打開來瀏覽了下訊息,檢查完後便放鬆的躺靠在椅背上。他將軍服的扣子解開了一顆,看上去更隨性了些。
「沒軍團任務了?」
「沒了。」黃少天有點恍神的看著天花板,隨即回過神來,「唉團長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我都沒看見,怎麼了要一起吃晚餐嗎我先說了我可不吃那秋甚麼葵的食物話說今天不知道有沒有湯麵呢。」
「挑食是不好的。」喻文州笑了笑,取下軍帽後將椅子拉開坐了下來,「沒有就好。隔幾天各大軍區有個會議,參謀長隨意參加,看你要留守基地還是跟我一起去。」
「自然是一起去。」他沒有猶豫的回答,「基地就留給于鋒吧,會議主題是什麼來著,該不會又是無聊死人的環境災害問題吧?」
自從新的世紀到來,...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3

葉修腳步輕盈的翻過一道矮牆,在散發著些許惡臭的小巷內穿梭,四周自然是沒有光源的,也幸好他們早就習慣了在黑夜中活動,否則大概每走幾步就會撞上東西。隨著距離的增加,巷弄的牆壁也變得愈來愈窄,最後端僅能讓一人通過。他直直地向前走,推開巷尾的雜物,一大片空曠的廣場便這樣映入眼簾。
這裡寂靜的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和腳步聲,葉修沒點菸,他找了個木箱坐下,風還在吹,空氣中飄盪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誰在那?」被驚嚇而略顯尖銳的女聲伴隨著開門時摩擦到塑膠時的聲音,「別動——是你啊,沒事裝神弄鬼做什麼?」
「老闆娘晚安啊。」葉修舉起手晃了晃,「瞧今晚的月色真美。」
「哪能有什麼月色。」差點被葉修騙的抬起頭看天空的陳果憤怒...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2

興欣酒吧就位於嘉世軍團駐地的附近,這樣的地理位置使的酒吧內常有軍人聚集在這、也成了另類的情報交換所。
陳果將一杯調酒推到熟客面前,那位軍人對她露出有好的笑容,「老闆娘,這幾天過的怎麼樣?」
「還是一樣經營酒吧啊,還能怎樣。」陳果笑了笑,「就是收了個新的服務生,不過是大夜班,你大概是看不見他了。」
「這樣啊……妹子?」
「不是,男生呢。」她翻了個白眼,「整天就想著妹子。」
「啊哈哈,你也知道我們嘉世除了蘇沐橙女神大人也沒什麼妹子,頂多來這裡能看看小唐和老闆娘解解悶是不。」他喝了口酒,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臉上的表情很是沒落,「再者葉秋上將他也不在了,想找人對練也找不到了。」
陳果本在拿盤子準備裝些下酒菜,聽...

【全職/韓葉】逐光紀-無光01

葉修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一片滂沱大雨。

已是晚秋的現下落下的雨更帶寒意,吸入鼻腔的空氣雖不若冬日般刺骨,卻已能感覺冬天即將探出頭來,準備造訪這個沒有光亮的星球。他點燃一根菸,火光映照在玻璃上被雨點折射出小小光暈。外頭雨還在轟隆隆的下,伴隨著幾道打破黑夜的閃電。

「那個,先生……?」服務台的小姐踩著高跟鞋走向他,葉修轉過頭去。什麼事?他咬著菸含糊不清的問。

「我們這裡禁——」後一個字還沒吐出來,細小藍光所組成的電子屏幕便出現在葉修的面前,他向那位小姐笑了笑,將注意力放回屏幕上。

【47A街區(34,76)出現三級異形。評級:B,報酬:3500ZGB】

【Accept misson?】...

我、你、喜歡。(二)(そらまふ)

榕道的樹木已經高的可以把天空遮蔽,夏天更是如此,鮮綠色的樹葉擋住了刺辣的陽光,為學子們撐起遮陽的大傘。

まふまふ喜歡一個人在這裡散步,周遭安靜的只剩下蟬鳴叫的聲音。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很少人,加上炎熱的天氣使得大部分的人都更偏好在地下餐廳或是教室內吹冷氣。

他拿著方才そらる來他們班上交給他和天月的資料卡,就是那種可以集成一冊、女孩子們會蒐集的那種卡片,仔細的看著上面的每個問題。

老實說他完全想不到そらるさん會給這種東西,詢問之後才知道是他們級任老師的傑作——一人要集三張以上。

まふまふ這才恍然大悟,對嘛,怎麼樣都想不到そらるさん會用這個。

石板磚上掉了很多榕果,まふまふ輕盈的跳了過去。...

櫻(スズそら)

櫻花結苞了。
そらる自窗戶可以看見那些小小的粉白花瓣,在冬天尚未完全結束的現在。
似乎有點太早了?他把頭探出去,空氣果然還是冷冽的嚇人。
「啊,そらるさん?」
「……スズム?」そらる又往外探了一些,果真看到友人在下方揮手,手裡還捧著杯熱飲。「你怎麼在這?」
「我啊……」他歪了歪頭,「不先請我上去嗎?」
そらる嘖了一聲,比了個手勢叫他上來,スズム露出微笑。

スズム踩著樓梯,一邊數著自己的腳步,邁到第十三階的時候看見そらる倚著門框看著他。
「早安,そらるさん。」他踏上第十四階,然後很自然的將鞋子擺上一旁的鞋櫃,「打擾了——」
「怎麼一大早跑來這裡。」そらる關上門,從下層鞋櫃中拿出一雙室內鞋給スズム,或許因為才過隆冬...

【全職/傘修】轉捩點

 @炸鸡块零售中心店员御坂坂 姑娘你的傘修!

1.


夏季的雨總是突如其來。

葉修沒帶傘,在便利商店買完飲料後提著塑膠袋站在屋簷下。

雨水滴滴答答的從屋頂上滑落,逐漸在他腳下匯聚一道水流,他看著烏雲低垂的天空,一時半會是回不去了。葉修乾脆開始在口袋裡翻找,卻沒找出一根菸。

「阿修。」

「沐秋?」他抬頭,果然看見蘇沐秋拿著傘站在他面前,「怎麼來了?」「記得你出來的時候沒帶傘。」他將傘收起,也站到屋簷下。外面還在下著滂沱大雨,葉修發現蘇沐秋的褲管也被雨水沾濕,「怕你淋雨回家。」

「原本想說等雨停的。」葉修看了看蘇沐秋,「謝啦。」

蘇沐秋的傘是天空般的藍,葉修看著蘇...

【全職/雙花】放課後

1.

葉修在鐘響後拖著腳步走進一年二班的教室,抱著一疊剛改好的物理考卷。
他將考卷放上講台,學生們一臉緊張。也是,他想,都要上戰場了呢。
「都那麼緊張的臉做什麼。」他揮了揮手上的成績單,「普遍都考得不錯。繼續加油,保持平常心。」
黃少天聽到後就立刻開始嘰嘰喳喳地和喻文州講話,葉修第一個叫他的名字。
「少天啊,單位忘了寫被扣了兩分。」
「真假!葉老師你怎麼捨得對我這麼狠不過是個單位你看題目上妥妥的寫了!」
「萬一要換算單位那你不就慘了?」
「我這不就知道不用換算嗎!」
「好了別扯。」葉修敲了下他的頭,「下次記得寫。」
黃少天一臉不甘的應好,葉修繼續發下一個人的考卷。
張佳樂的物理其實不是很好,他實在搞不懂斜面運動鉛直...

Abrupt(そらまふ )

手機鈴響。まふまふ將首自棉被下伸出,拍上床頭櫃,最後在摸索了一陣子後才找到那台不斷發出聲音的手機。

「喂?」他躺回床上,甚至沒有睜開眼睛、有氣無力的開口。

「你今天在家嗎?」

熟悉的聲音。很像是某個人。

まふまふ將手機拿開,仔仔細細地看著來電顯示的そらるさん五個字,確認並不是詐騙集團或是他沒睡醒產生的幻覺後才整個人正坐了起來,「是的!今天在家!」

「你才剛睡醒吧。」電話對頭那人帶點無奈的說,まふまふ開始懷疑他時來運轉或是そらる手機被偷。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嘲笑他睡得很晚嗎?

於是他正正經經的回答「還在床上。」這才聽到對面傳來輕微的笑聲。

很好,そらるさん還是そらるさん,沒有被外...

【全職/于鄭】If

鄭軒在蓬鬆的頭髮上揉了幾下,絲毫不在意那是否使之更亂。他打了個呵欠走進食堂,不意外的發現後輩已經坐在那裡,看上去精神抖擻。

「早安,前輩。」于鋒對他點頭示意,隨後挪了挪餐盤將一旁的位置清空,他想那大概是邀請他一同入座的意思,於是他便走過去並且坐下。

「早安。睡得好嗎?」

「還不錯。」

簡短的問話。這倒不是鄭軒不願與之交談的關係,于鋒作為藍雨新入的一員不管是在工作或是私下的人際都處理的非常好。

所有的原因或許都在於于鋒和他的個性截然不同,一個過為亮眼而一個尚稱低調。

「嗯,那就好。」鄭軒拿起吸管用尖銳的那端向下,卻發現薄膜並沒有破,他撇撇嘴,再一次的舉起手臂,卻遭後輩哭笑不得的阻止。...

2 / 4

© 踩下落空 | Powered by LOFTER